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评论 > >正文

中超联盟岂是蛋糕之争?推进中国足球职业化发展需各方合力-四川新闻网--房产频道

 

去年6月,12家中超强俱乐部建议加快重新组建中国职业足球联盟;2019年10月,中国足协宣告,职业联盟筹备工作进展顺利,年底可以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中超职业联盟将在2020赛季替代中超公司的职责。

然而,原本这一推展中国足球走上职业化新台阶的行动却到现在迟迟没落实。

4月13日晚,中超职业联盟联合人、广州富力俱乐部投资人张力向南都爆料,职业联盟筹备工作确实已处于停滞状态,他已经撤回筹备组的人马,投资人还在等待相关部门的近一步意见。张力指出足球改革中有人不愿意放权,造成筹备工作举步维艰。

尽管12名投资人都在共同推进这项工作的意愿非常强烈,但推动中超联盟正式成立的工作一直被拖延。“我觉得这跟中国足协有很大关系,可能他们想失去中超这个蛋糕。” 张力回应,“我们也同意中国足协在收益里托10%给返他们,假设一年有50亿收入,我们给他5个亿,也达成了协议,也签了东西。说道难也无以。足球改革,大家都不不愿放权,根本就是举步维艰,没办法前进下去。”

外界找到,中国足协现在依然是中超联赛的唯一实际话事人。2020赛季中超联赛本计划2月22日开赛,因疫情推迟至今,何时开赛暂无法确认。各支球队大力集训的同时,中超最终参赛名额还是悬而未决。天津天海否具备参赛资格,中国足协迟迟给不来结论。在天海是否能参赛的问题上,足协拥有决定权。

张力表示:中国足协搞足球,行政管理和职业化足球,两个旋转的齿轮咬合不一样,肯定有矛盾的。中国足协应该不要把重点放在中超、竞赛等方面,应该把精力放到足球的普及、青少年培训、群众性足球、球场建设这些事情上,应该做到这些工作,把中超转交市场去管理。

谈到下一步工作,张力讲到:“我们也想要再放一封信给国家体育总局,要求加快,不要不动,我们也想把这个筹划过程公之于众,让大家理解来龙去脉。”

以下为访谈实录:

南都:职业联盟去年10月开完发布会,当时认为年底可以挂牌,后来似乎陷入停滞。作为职业联盟牵头人,您是否可以介绍一下现在的进展?

张力:从去年大概6月开始,国家体育总局苟仲文局长找到我和有关人员,让我当中超强联盟筹备组组长,加快职业联盟的筹设工作。后来我们12个中超投资人在万达进了一个不会,大家都签了名,拒绝减缓成立职业联盟。如果联盟不筹设,会让联赛职业化困难很多。我们各个投资人和俱乐部都承受没法各方面压力。把中超推向职业化,是党中央一直支持的,(有关部门)也曾经专门发文拒绝尽快正式成立职业联盟,但种种原因,做了好几年,还没有职业化,我们投资人就比较着急。我们当时也很社会各界,大概8、9月份,大家说最好快点上海证券交易所,最好不多达12月底。后来,方案上报至总局审核,按照总局拒绝将职业联盟改回社团法人性质,因此方案要稍作调整。但中国足协就此提出,联盟筹备工作将改由足协为主导来继续推进。我们打算在深圳开投资人不会,已经全部都通报了,也研究了职业联盟下步怎么走法,从限薪、限转会费、竞赛等几个方面提了很多建议,但后来既然被叫停,这个不会就没开,进了也没有意义。

南都:筹备组的工作已经打开,发布会也开了,为什么不会又叫停?

张力:我们一直催促尽快实施中超联盟成立,不是我一个人意见,是投资人的共识。后来一直扯,什么原因,我真的无法去分析它,也不想去分析它,反正我实在这跟中国足协有很大关系,可能他们不想去失去中超这个蛋糕。我们投资者大家也比较着急,如果一直在行政框架里运行,我们无法再腊下去。中超也有很多问题,花上的钱越来越多,而且中超的管理也比较劣。现在卡在这里了,所以我们想把当初的亲笔签名公布,当时比较高调没有发布,去年6月份投资人开会投的名。为了中国足球也好,为了各方面也好,减缓前进中超联盟,推上市场化,是中超发展的必须。这两天我们也会再写信给总局,要求尽快成立中超联盟。无法再拖,再拖拖5、6年也有可能。

南都:我们看见魏江雷离开了筹备组入职富力集团了,黄盛华也回来主抓俱乐部了,否意味著事情已经不更容易推进?

张力:对的。当时中国足协陈戌源主席上来后找过我,说要加快中超联盟建设,你们现在就可以接手,所以当时我们派了团队人手去筹备组,还包括法务的,还有人事的,包括魏江雷,他们都进了中超(联盟筹备组)参与工作,说道申请可以慢慢并转,我觉得这个头开得挺好,我们积极对此,人也派进来了。后来叫停之后,他也跟我们讲,你们别着急,再等等,我们就没后撤。但后来这个局面,等下去没有意义,那边饲两个团队也有很多矛盾,所以我把他们撤回来了。当时他跟刘奕找我们,要我们减缓推进,那时候他刚上任。现在卡到这里了,我真不知道中国足协怎么想的,真不确切。

南都:前进过程中,作为联合人最大的动容是什么?是不是这件事涉及方面太多,所以做一起并不容易?

张力:这个事,说道容易也更容易,说难也很难。我们当初借鉴了德甲、英超、西甲很多经验组建中超联盟,其实可以水到渠成,工作上和业务上没问题,我们有信心一年有50亿收入,魏江雷来了之后想要了很多办法,很有信心把中超收入大幅减少。我们也同意中国足协,在收入里提10%给回他们,假设一年有50亿收益,我们给他5个亿,也达成了协议,也签了东西。说无以也难。足球改革,大家都不不愿放权,根本就是举步维艰,没有办法前进下去。

南都:您刚提及12位中超投资人联名签了一份加快正式成立职业联盟的建议,中超投资人对职业联盟正式成立的表达意见是否一致很反感?

张力:对的,很反感。中国足协做足球,行政管理和职业化足球,两个旋转的齿轮咬合不一样,肯定有矛盾的。王健林、张近东和胡葆森都打过电话催这个事,当面见也问过这个事情。我们也想再发一封信给国家体育总局,要求减缓,不要不动。我们也想把这个筹划过程公之于众,让大家理解来龙去脉。

南都:中国足协出台了一些财务限制政策,以降低俱乐部的预算,还新增了出场外援名额,被指出受到了投资人的广泛欢迎,是这样吗?

张力:我们当时12个人投资人召开,我们提出口号是:节支开源。大幅增加俱乐部支出,减少中超的收益,“节支开源”这四个字是当时我们的核心理念。所以增加开支也是投资人的共识,没有任何人反对这个意见。以后中超联盟成立后,我们会全面捉俱乐部开支,限薪,限转会费等等。这个事中国足协搞得挺好,开了个好头,我们是反对的。

南都:您作为投资人代表,指出国家体育总局、中国足协的工作在哪方面应当继续发扬,在哪方面应当做到一些改变。

张力:我实在体育总局应该像原来一样,一如既往支持、减缓推进中超联盟成立。中国足协应当不要把重点放到中超、竞赛等方面,应该把精力放在足球的普及、青少年培训、群众性足球、球场建设这些事情上,应当做到这些工作,把中超转交市场去管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