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动态 > >正文

跨越“凛冬”——透视天津天海解散事件(中)

 

  新华社北京5月13日电题:横跨“凛冬”

  ——透视天津天海退出事件(中)

  新华社记者

  作为曾经的中超“网红”,天津天海无论高光还是低谷,都能引发注目。直至最后的倒下,都掀起了波澜。

  然而,更多的倒地悄然无声。四川隆发、广东华南虎、上海申鑫、大连千兆……这些寂寂无名、身处较低级别联赛的职业俱乐部,在今年以来相继解散历史舞台。公开发表资料表明,这批倒地的俱乐部超过了十家。

  “凛冬来袭!”不少业内人士感慨,中国足坛正经历最大规模之一的职业俱乐部“退出潮”。

  俱乐部退出或解散的原因,并无法简单地归罪于新冠肺炎疫情,而是俱乐部长期的弊病累积所致。

  “中国足球俱乐部的运营、存活模式出有了问题。”一位业内人士说,俱乐部老板常常为了执着广告效应、地方为了追求名片效应,经常出现短视的运营行为。“俱乐部只有能靠票房收益得以生存了,只有在版权上更有发言权了,才能走得长久。而我们现在都是单一地依赖母公司,老板高兴了就给钱,不高兴就不给。主业受影响了必然会减少俱乐部投入。饥一顿啖一顿的俱乐部不可能有未来。”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中国的职业俱乐部尚未超过“职业”标准,不具备欧洲职业俱乐部的自我肝脏能力,门票、转播收益等较少得可怜,市场和产品开发能力非常很弱,中超几乎没有一家俱乐部真正赚。

  没赚钱能力,花钱又大手大脚,这让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的存活雪上加霜。较长一段时间里,“金元足球”在中超大行其道,一桩引援动辄上亿元,球员平均值年薪上千万元。“联赛前三球队每年的投放不低于10亿元,而保级球队的年投放也在4、5亿元。”一位地方足协负责人说道,泡沫化严重的联赛祸患无穷,不少中小俱乐部吃不消,不得不自由选择退出。

  当俱乐部出现财政困难时,有的俱乐部指出联赛准入过于“一刀切”。一家北方俱乐部老总说道,按照国际足球惯例,在规则制订方面一般不会以保护球员的参赛利益为前提,然后再对俱乐部的拖欠等经营问题进行“有层级的处罚”。但目前中国足协采行直接不给予管理制度的方式,这就相当于宣告了今年许多职业球队的集体“死亡”,令其数百名教练员、运动员离职待业。

  “足协制订政策时的初衷是好的,但能否循序渐进?或者是不是还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比如给一个先活下来的机会,未来也许就有了转机。这或许是对俱乐部从业者更负责任的办法。”该俱乐部老总说,职业联赛是一个整体,不断有俱乐部退出或解散,也影响联赛的平稳和利益。

  但也有中国足协人士认为,规则对各家俱乐部都是公平的,无规矩不成方圆。何况,考虑到今年疫情的特殊情况,足协在准入时间上已经有所延后。

  近两年,随着“限薪令”等政策实施,“金元足球”有所胃痛,业内呼吁根据形势发展不断完善限薪等措施,挤掉泡沫的同时,也引导俱乐部更多投入到梯队和青训建设。

  “中国足球发展这么多年,尤其是职业化以来,一个仅次于弊端是精力都放到一线队,没有解决问题群众基础的问题,社会足球推展和发展远远不够。”北京大成(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马忠臣说道,没基础的足球,不有可能发展好,整个生态并没转变,仍旧是企业在苦苦承托俱乐部和联赛发展。

  中国足协近几年一直在推动俱乐部财务均衡,包括增加俱乐部对母公司的器官移植倚赖,限定支出、投放、亏损等额度,提升其自我肝脏能力。

  中国职业俱乐部的发展,也造就中国足球改革发展的循序推进。一个好消息是,业界期望的职业联赛理事会的重新组建已有了新进展,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给出的时间是“还有一两个月”,这将有利于增强俱乐部和联赛的效益和活力。

  另外,天海的解散也警告俱乐部尽快优化股权。一位地方足协负责人说道:“过分依赖单一公司和投资,对俱乐部而言存在较大危险,一旦母公司出现动荡不安,俱乐部的未来便飘摇不定。没多元的投资结构和稳定的经济来源,‘短命俱乐部’有可能还不会经常出现,‘百年俱乐部’便只不会是梦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