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动态 > >正文

疫情下的足球青训:孩子、家长和教练他们都在坚守

 

澎湃新闻 报导

2020年3月,上海市体育局、上海市教育委员会综合各区申报引荐意见,专家考核建议和总体评审情况,批准后了74个单位28个项目106支队伍为2019-2022年度区和学校筹办二线运动队。

这其中,有上海师范大学康城实验学校、上海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和大同中学等足球项目代表学校,这些学校都是上海足球青训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现在,受到疫情影响,学校进没法学,足球培训也陷于了半衰退状态……带着这些问题,澎湃新闻记者走进了这些学校和培训机构中间。

校园培训无法进行,社会培训逐渐停工

3月17日,上海市体育局已经印发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本市体育场所停工工作提示(第二版)》,其中规定除了室内游泳池和利用地下空间的密封体育场所外,上海的体育场所向社会对外开放中止备案,可以必要停工。

不过,对于很多以学校为单位的青训机构来说,他们必须等候开学这一天的到来。

“到现在没有办法训练,要等学校开学才讫。最近这段时间,什么时候开学大概成了我们最关心的话题了。”幸运星足球俱乐部总经理易文兵告诉他澎湃新闻记者,从春节至今,俱乐部常规工作就无法展开。

过去这几年,幸运星一直和康城实验学校进行合作,从2005年龄段球队开始,有总计9个年龄段差不多200名小球员,平时都在康城实验学校展开培训——学校不门口,所谓的足球训练,自然就无法进行。

平时,俱乐部的几个负责人都在市区的办公室碰面,喝吃饭,开召开,偷偷地沟通一下必须处置的一些事物,至于学校,已经很久没有去了。

相同的情况还有前国脚孙吉的冠博体育。上海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为代表的一批浦东新区的学校,都是由孙吉所在的青训机构派出教练员展开指导。

目前,也有几家机构正在逐步进入停工——前申花球员王洪亮创办的拳击足球俱乐部和嘉定区展开合作,目前11和12岁两个年龄段的精英队,已经在学校完全恢复了训练。

当然,这也是有一些特殊情况——学校正好不开学,而球队住校展开全封闭训练,每天就是训练场到宿舍两点一线,这样防止了很多风险,训练才以求继续。

国内知名足球经纪人罗曼创立的皓浦青训,平时训练场地在黄浦区台地花园市民球场。青训负责人告诉新华新闻记者,平时周末一般不会有上百个小孩子在接受培训,再再加黄浦区精英队的几十个小孩子。

这几天中午开始,场地内不能展开小范围训练,教练们也球员分割为几个区域,每个区域有一两名小球员展开训练,同时训练的小孩子人数也将近十人

俱乐部收益几乎为零,教练员回来降薪

2000年开始的很长一段时间,徐根宝的根宝足球基地是上海仅有的青训基地,后来前申花球员张勇、祁宏和申思一起创立了幸运星足球俱乐部,根宝基地和幸运星一直是这十几年上海全运会足球夺金背后的人才库。

到了最近几年时间,上海的足球青训有点百花齐放的味道——申花和上港两家职业俱乐部一直和很多中小学进行合作;孙吉和王洪亮等球员也开始投身青训:孙吉主要在浦东新区布点,而王洪亮扎根嘉定。

两年多前,罗曼也在黄浦区开始了小孩子培训。2007年,他运作孙祥从申花外借加盟埃因霍温,亲眼了欧冠中国球员第一人的问世。直到现在,国家队中张琳芃和吴曦两名绝对主力,也是经纪公司旗下的球员。

“这十几年看完中国最低水平的球员,但总觉得中国球员综合素质能力还可以更加杰出。我们团队多进校园,每天上课马利亚兴趣的种子,希望从小孩子做起,慢慢打基础。”罗曼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原本在过去几年时间中,这些青训机构都有了很不错的发展,不过面对疫情,体育培训业全部变为了“重症类”——这段时间,对于这些机构来说,面临的困难超出想象。

易文兵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俱乐部有60多位教练,大家的工资收入都打了7折,教练员也都能理解。原本培训收益是俱乐部收益中很最重要的部分,现在这几个月相关培训全部暂停,俱乐部的收入也就无从谈起。

“每个月俱乐部要开支几十万,没有任何入账。”

嘉定拳击足球俱乐部的青训教练人数也从2015年的20多人逐渐发展到了70人左右。搏击和嘉定区体育局合作,对嘉定区学校中的孩子们展开足球培训,现在学校不开学,俱乐部的收入也遇上了困难,教练员的收益也下降了50%。

好在,面对疫情这段类似时期,教练员们面临收益减少都没什么怨言,共渡难关是大家共同的选择。

网课:视频教学+手法创意

虽然足球培训基本上处在衰退的状态,不过各个青训机构都还在想办法展开填补。幸运星俱乐部的教练员现在不能给孩子们布置一点视频作业,然后创建了一个微信群,让教练员和球员以及家长在群里进行沟通和指导。

在冠博青训执教的前申花球员吴伟超也是进行着远程教学,很多小孩子会录音一些视频发给他,然后吴伟超不会指导小球员应该注意的事项。

皓浦青训展开了学员线上课程录音,“由我们外教在家进行视频录音,经过剪辑配音等多道程序,制作了10期足球技术及10期足球体力涉及课程,发送给学员们在家练习。”

罗曼告诉他澎湃新闻记者,他们还为合作学校定制了相关的足球课程,在学校在线课程进行播出,获得了学校老师们较好的对系统,并且持续研发反对中。

同时,2月中开始皓浦多次策划线上直播足球课,通过涉及的会议APP实现了教练与学员面对面交流的场景,由西班牙外教与小球员领衔,俱乐部助教翻译点评,共同完成。

就在3日下午,在黄浦区台地花园市民球场,球场边一位女孩正在靠着手机热点上网课,他的弟弟则在球场上接受着1对1培训。

这样的场景,看起来倒是颇有意思。

就算开学,孩子的课业压力也会提升

从目前情况来看,国内疫情总体形势已经开始好转,很多行业已经进入了停工复产的阶段,各地区开学也被正式划入了议事日程。

可以预计,如果一切顺利,用不了很长一段时间,学校就可以全面复学,那么足球培训也可以完全恢复。

不过,疫情对于青训的影响,或许依然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几家青训机构相关人士一致的观点是:

由于开学时间的延后,至少在今年,中小学生的课业压力不会有一定的提升,市内之间的足球比赛,甚至是全国范围内的训超强联赛,届时如何决定赛程,就会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

对于周末培训班来说,孩子是否能够在自学之余腾出充足时间来参与,也需要好好观察。

来源:新华新闻

编辑:符环宇--体育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