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动态 > >正文

三重连环难题,中国足球怎么办?

 

【来源:广州日报】

目前,受新冠肺炎肆虐的影响,国际足坛除了白俄罗斯超级联赛之外,其他各国联赛和国际赛事全部按下暂停键。在全球足球“停摆”的趋势下,从国际足联到亚足联再到中国足球,将产生环环相扣的连锁反应。未来的中国足球到底怎么办?

FIFA

世俱杯和世预赛双重挑战?

随着欧洲杯、美洲杯都推迟到2021年6月,国际足联升格后的首届世俱杯也适当推迟。但目前国际足联还没要求到底是推迟到2021年冬天还是2022年夏天。

假如世俱杯推迟到2021年冬天举行,那么2021年将经常出现6项国际足球大赛扎堆同一年举行的奇景——依次是欧洲杯、美洲杯、东京奥运会男女足、印尼U20世青赛、秘鲁U17世少赛、中国世俱杯。如果是这样决定,欧美的球星将全年无休,身体面临严重欠下的威胁。假如2021年世俱杯延期到2022年夏天举行,那么国际顶级球星又将面对半年之内连战世俱杯和世界杯(2022年11月举行)两项超级大赛的挑战。

如今国际足联对2021年世俱杯的推迟时间迟迟未定,将给中国的筹备工作带给极大的困难。本来应该3月正式成立的世俱杯中国组委会和世俱杯运营公司都延期了,对中国8个承办城市来说,世俱杯推迟一方面不会对商务开发导致困难,另一方面不同的延期时间对各地场地改造的方案也会有直接影响。

国际足联目前暂停了5月之前所有的国际比赛,这将直接影响2022年世界杯各大洲的预选赛,延期的世预赛必然与未来各洲联赛的赛程有冲突。亚洲方面,亚足联已确定把40强赛推迟到10月、11月举行,但在中超联赛整体严重推迟的情况下,国足的集训时间将大受影响。尽管国足3月初至今一直在集训,但不受疫情影响,训练质量难以保证且没有任何热身赛可以检验效果。在目前的情况下,打下11月40强赛客场对菲律宾和主场对叙利亚2场比赛仍然是重中之重。另外,2023年亚洲杯预选赛是和40强赛挂钩的,40强赛延期所带来的一系列变化,也将波及2023年在中国举办的亚洲杯。

亚冠

保持原定世俱杯分配名额?

根据亚足联的既定方案,2020年亚冠联赛将确定2.5个参与2021年世俱杯决赛圈的资格:2020年亚冠东西亚区冠军球队可以必要获得2个参赛资格、2020年亚冠的东西亚区亚军球队还有机会争夺0.5个参赛名额。

如今2021年世俱杯延期,亚足联是否保持本年度亚冠联赛的这个世俱杯参赛名额分配方案则不存在疑惑。假如2021年世俱杯推迟到当年冬天进行,那么现行分配方案可以继续前进。如果2021年世俱杯延后到2022年夏天,那么现行分配方案的参赛者否要更改为2021年亚冠的涉及队伍呢?

对中超BIG4来说,今年下半年赛程密集,要想维持中超和亚冠双线齐头并进是一个极高难度的任务。他们肯定不会根据亚足联最终的世俱杯分配方案来调整自己的侧重战场。

另外,东京奥运会推迟到2021年举行,大批1997年出生的球员届时已经24岁,不符合奥运会男足的适龄球员标准。因此,目前很多国家的足协都向国际足联和国际奥委会敦促,希望东京奥运会男足赛的参赛年龄可以限制到24岁。韩国足协甚至提出干脆奥运会男足从此就恢复到没年龄容许的状况——假如这个建议通过,中超的U23政策认同受到很大冲击。

中超

可采行赛会制取消升降级?

全球足球大停工对明后两年国际足坛的格局固然会带给众多复杂的变化,但对中国足球来说,当务之急还是本赛季的中超怎么办?

在目前疫情的影响下,中超4月份肯定不可能开赛,最理想就是能赶在5月底至6月初开赛。在这段漫长的停战准备期,中超16家俱乐部的管理者、教练和球员都忍受着身体和精神上的巨大压力。

中国足协如今面临众多难题,三级职业联赛的队伍到底怎么以定,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比如,天津天海到底能否保留在中超?这两天中国足协为天海的中超资格问题开了个会,但环绕天海俱乐部新的投资方是否符合资质的问题,各方意见不存在分歧。

另外,中甲今年空出来的名额到底让那几支中乙球队递补?中乙今年还保留多少队、采取什么赛制?这些问题中国足协一直没能给外界一个清晰的答案。即使中超6月能开打,那么中超的赛程决定又沦为大难题,因为牵涉到三个硬条件:第一,中超不横跨年;第二,足协杯不中止;第三,要为10月和11月国足参加40强赛留出集训时间。故此,要在余下7个月内令中超已完成30轮比赛,只能采取减少一周双赛密度的办法。中超BIG4因为要打亚冠,6月至8月面临的是超级魔鬼赛程。

根据2021年世俱杯的规则:中国因为是东道主,所以2020赛季的中超冠军也将锁定一个参赛名额。为此,中超今年的争冠局面本不应相当白热化,但如果2021年世俱杯推迟到2022年,东道主的代表队很有可能就要变成2021赛季的中超冠军。那么,今年中超的冠军争夺价值毫无疑问不会降低。

因此,一旦本赛季中超如果在6月也不能开始,按照常规主客场赛制已经无法顺利决定30轮比赛的话,那么中国足协可以采行两个非常规的手段调整:其一,取消升级级,把本赛季中超改为主客场制为赛会制,分几个阶段在若干城市集中于打完。这种赛制在职业化之前的国内联赛十分常见;其二,参考阿根廷春秋两季赛制,把今明两个赛季合二为一,2020年展开第一循环比赛,第二循环赛事则安排在2021年进行,以便使国家队和参加亚冠的球队需要有更充足时间腾挪。

相关新闻